回国了我要吃你做的菜

2017-12-17 来源:市政工程分企业 编辑:黄如志

  以前出国务工是件大事,现在出国学习、工作都司空见惯了,这些人里有同学、朋友、老乡、同事,出国工作学习的时间有长有短,出国获得绿卡定居也不足为奇了,更有甚者还放弃中国籍加入所在国国籍。有联系的开始还一个劲的蛊惑我出国,过了几年电话联系和见面时,说的最多的却是:回国了我要吃你做的菜……
  同学和他南方的同事一起跟着台湾老板到西班牙打工去了,平时电话联系,也因为国际长途话费高昂,就聊几句“在外边注意安全”,“去你家看过你父母了,二老身体还好之类的话”。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五年,再来电话,聊得最多的却是问今天我吃什么?他说:“我这里也就吃法式面包、黄油煎蛋、意大利通心粉、香肠、饼干、沙拉和米饭,吃得最多的是华人炒的米饭!”后来说:“等我把钱转回国去后,我就回国,回去我还想吃你做的糖醋鱼。”
  同事移民出国的都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结婚了,回国来探亲时,大家一联系就会召集一帮人,轮流做东聚餐,坐在一起除了谈在国外的见闻和家庭、事业,最后的话题总会转移到吃上来。“在国外南方人多,山东人少,饮食上除了当地的饭菜,就是些南方风味的餐馆,平时吃不惯也没办法。开始吃澳洲太子蟹时,价格不贵还很新鲜,经常一次买满满一大水桶回去当窝窝头吃。隔不住时间长了,也就吃腻了,后来都不愿意再吃了,倒是梭子蟹成了梦寐以求的美食了。还有为了吃个包子,就得开车赶上几十英里,到了地方还得排队等候,这在国内都没法想象。这不回来了吗,就可劲的弥补一下我可怜的胃,饭店的菜也就那么回事了,我得上小关家吃他家的炒肥肠,上老孙家吃他做的锅塌豆腐,上老黄家吃他做的麻婆豆腐,去夏侯家吃他做的豆腐箱子……”大家互相交流了一下眼色,这伙计哪是回国省亲?这完全一副饿鬼转世的架势。
  老陈两口子,跑到美国去发大财了,偶尔也会电话联系一下,说一下在美国的见闻。开始打回电话来大惊小怪的说:“在国内时听说美国经济多么多么发达,军事多么多么先进。可是在美国听到的是‘中国又开发了什么什么技术,领先世界先进水平多少年;中国又研发装备了什么武器,威力超过美国现有装备;中国老百姓拿在美国的豪侈品老干妈当零食吃;中国穷人才会使用在美国上流社会风行的百雀羚化妆品;中国人经常在路边随意吃的肴菜,在美国是富人在高档餐厅才能品尝到的’。我这才第一次感受到了大家国家是那么发达!难怪有中国威胁论,这样看来也就不稀奇了。”当说到他们在美国的谋生手段时,他说:“俺是开了个小作坊,给人家加工点五金制作,也没挣着什么钱。倒是俺老婆给人家餐馆当大厨,炸个鱼炸个鸡炸个肉什么的,因为使用了在家里常用的法子先腌制一下再炸,炸出来的菜据说有中国菜的味道,买卖还很好,老板又给加薪了,想留住她这稀有的女厨师,在那家餐馆长干下去,好作为他餐馆的风味特色,吸引更多的美国人来就餐。别看在国内麦当劳、肯德基是超级连锁餐馆,在美国快餐就是垃圾食品。在美国中式大菜、法国大餐老百姓又吃不起,平时在外边就着酸黄瓜吃个披萨、汉堡、热狗、土豆泥什么的,喝点牛奶、咖啡凑合着当一顿饭。自己家里煮个粽子蒸个米饭,炒个西红炒鸡蛋啥的也能凑合一顿。吃了几十年的家乡饭,来到发达国家还真有点适应不了。等回去时上你那,你给我做几个咱们常吃的菜,我要吃你做的菜,再喝上几杯北京二锅头就行了。”
  前两天刚去世的余光中先生曾写过一首《乡愁》,对他来说,乡愁是一方邮票、是一湾海峡,更是对祖国大陆和亲人浓浓的思念;同样的,对于那些移民外国或者出国务工的人来说,乡愁就是家乡朋友的一桌好菜,浓浓的家乡味道里面,充满着深深的思乡情怀。我也想对这些同事和朋友说:“我会做最好吃最美味的菜等着你们回国后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