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的随想

2018-03-25 来源:交安工程分企业 编辑:刘宁宁

  公交车司机的一脚刹车,让车中的人在平稳中突然一个前倾,老太太袋子中的苹果骨碌碌地滚到了前面。对面穿着小学校服的小姑娘连忙站起身来,将苹果捡起放回老太太身边的袋子中,细心地把袋子口系紧,才回到座位。而后她的脸转向身旁的中年女人,一脸的惊奇:“妈,黄苹果?”
  久违了,黄金帅!黄澄澄的,一身金甲耀人眼目,点点调皮的小雀斑不规则的点缀其上,让我的心瞬间柔软,车厢里的温情也随之流动起来。后排的一个人特意站起来看了一眼:“噢,黄金帅,老年人牙口不好,吃这个特别合适,口感发面含酸……”我不禁哑然失笑,哈哈,那么我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是老年人的口味了!
  那时候每年中秋前后,家里总会有人送来几箱苹果,品种大约只有两种,红香蕉和黄金帅,颜色很是惹眼。眼馋嘴馋,但我还能管得住自己,因为我不喜欢新摘苹果的那股子青涩味。隔上三两天我便要去看看,捏捏苹果是否有变软的迹象。总得二十天以后(如果我的记性还有点靠谱的话,但或许只是我的臆测),苹果才褪去了我口中的酸涩之气,代之以甘甜中微酸的口感,绵软中满含馥郁的香气。
  最喜欢搬个小凳子,沐浴着午后暖暖的秋日阳光,看着房前的肥肥胖胖的老母鸡摇摆着到处啄来啄去,苹果在口,宁静在心。有时我会留下大大的果核,上面一层厚实的果肉,慢慢地伸出去让鸡们啄食,它们好像也并没有戒备之心,啄上两下便停下来,歪着小脑袋瞪着圆圆的小眼睛看看我,头顶上的鸡冠和下颌的红色坠肉随着它歪头啄食的动作抖抖索索的,不知道它们在想些什么……
  直到今日,那副场景还能够清晰地浮现在眼前,阳光打在身上的暖意也还在,只是金帅已不复往日的味道,人亦不复如昨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