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时光,你的白发”专题:感恩母亲

2018-05-12 来源:西南工程分企业 编辑:冯强

  母亲节要到了,离家在外的我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着我娘了。前几天娘和我视频,没说几句话就看着我问我咋瘦了也黑了,我说这边工作挺忙太阳也晒的利害瘦了黑了很正常。我娘就开始嘱咐我要好生吃饭别太累了,说着说着眼看就要哭了,我赶忙说有事就挂了。
  大家这代人可能是最后一批喊娘的人了,由于从小的生长环境大家都不太习惯和父母交流感情,有时候本想说几句亲热点的话却又觉得难为情说不出口。儿女对父母的心是没法和父母对儿女的心相比的,不管儿女再大,在她们眼里也还是自己的孩子,一点一滴都牵动着她们的心。在家的时候去我娘那只要我不想说话或者脸色不怎么好,我娘就会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和媳妇吵架了,还是工作上不顺心了。以前的时候听娘说这些就感到很烦,觉得唠叨起来没完。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儿子一年年的长大,我终于也体会到了为人父母的不易,看着我娘花白的头发,自己心里感到阵阵的心酸。
  我是一个孝而不顺的儿子,从小没少惹我娘生气。记得很小的时候,可能是六七岁吧,有一天早上我娘要去上班了我却喊着要吃煎鸡蛋。由于时间太紧张我娘仓促中翻勺的时候把油溅到手上了,当时就起泡了。我还在一边喊着快点快点,我娘眼看上班要迟到了我还在不依不饶就生气了,把我按在椅子上打了我一顿。当时正风靡香港的武侠剧,我被打了后在椅子上边哭边喊着:“打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娘当时就被气笑了。
  我上初三的时候全国各地的工人开始逐渐下岗,我娘和我爸也成为了其中的两人。人到中年突然离开干了一二十年的岗位,那种失落和无力感是当时的我没法理解的。那一年大家过的很是拮据,到了年底我娘没有钱给我买新衣服了。初一的那天早上我叔伯家的兄弟姐妹们穿着漂亮的新衣服来家里拜年,我娘看着只有我穿着去年的衣服在家里哭了半天。其实我心里一点也没有觉得委屈,又不是小孩子了穿不穿新衣服能怎么样。我不明白我娘为什么那么伤心,现在我的儿子慢慢长大也上小学了,我才明白父母疼孩子的心。孩子受了委屈难过一分父母会难过十分,孩子受了伤害身上疼一分父母心里会心疼十分。
  高中毕业后我没有参加高考就自己退学回家了,父母给我找了几份工作我都没有兴趣。那时候的我就是不想在家里呆着,去哪都行,多远都行。我娘的苦苦劝说阻止不了我远行的脚步,年轻的我以为只有远方才能安顿我的青春。
  在外面晃荡了一年多,离家越来越远给家里的消息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我在云南和缅甸交界的边境小镇上闲逛时忽然一抬头看见了我娘和我爸,我一下就愣住了。从淄博到瑞丽三千多公里,我娘晕车平时坐几十里路的公交车就吐的不行,这三千多公里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就是在那一天我发现我娘的头上有白发了,我第一次感到了愧疚。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辉。”我娘不识字,从我记事起我娘就没有对我讲过什么做人的大道理。可是她对人热情真诚,做事勤劳认真,从小耳濡目染影响了我的性格。百善孝为先,孝敬父母是一个人基本的道德底线。在这远离父母的异乡,值此母亲节来临之际,想要从心底对母亲说声“谢谢您”,也以此来表达一下我的感恩之情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