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时光,你的白发”专题:我的母亲

2018-05-18 来源:G2京沪项目部 编辑:高希峰

  离开家又有月余了。前些天的母亲节,在大家都在用手机转发微信,表达对母亲的赞颂与思念的时候,我忽然很想写点东西,描述一下我刻在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那些关于母亲的片段,以表达我对母亲的思念。
  都说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在大家家好像有决定权的是母亲。我出生在一个大家庭,父亲姊妹7个,父亲讷于言,年轻时常年在外务工。母亲坚韧、勤劳、明事达理,操持整个家务。从出工务农,到找人划宅基地盖新房,都是母亲奔忙、筹划。母亲在妯娌们眼里是大能人,在奶奶眼里是有孝心的好媳妇。
  母亲家也是姊妹七个,她是老大,自小性格倔强、泼辣,小个子、大嗓门,有点风风火火,争强好胜,像个假小子,一些男孩子都怕她。家里穷上不起学,每天三五成群提个大麻袋到处捡树叶当柴烧。每天的生活除了穿补丁衣服光脚丫疯跑,就是帮大人看孩子,到地里劳动。上树摘槐花、榆钱,钻菜园偷别人家黄瓜,还要过“百家饭”,那是为了治疗小姨的病,听信神婆的话,用“百家饭”做药引。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挺能“作”的。那时候,时间是无限的,快乐是简单的,成长是在面黄饥瘦中度过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在母亲意识到个人对家庭的责任的时候,开始转变了。她认准了生产队里三年一换的大队会计的工作。在上学的小姨的帮助下,一点点学习学问常识,凭着根正苗红,凭着精明能干,母亲脱颖而出,如愿上岗。随着姊妹们相继毕业务农,姥姥家的生活开始好转,用母亲的话说就是苦日子熬到头了。 
  我上小学的时候,还是生产队,现在想来,那时的生活还是相当艰苦的。在那个物质生活相当匮乏的年代,家家户户忧吃忧穿的情形下,在很多孩子选择了辍学务工的时候,母亲毅然决然的把我的教育放在第一位,让我尽可能的享受到比别的孩子多得多的教育,母亲是有长远眼光的,这也让母亲付出了更多的艰辛和努力。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母亲的咸菜缸,我上了三年大学,母亲吃了三大缸的咸菜。那个一米多高的咸菜缸啊,装的都是母亲满满的爱。
  现在想起母亲,依然是她两鬓的白发,额头的皱纹,粗大的关节,满是老茧的粗糙的手。虽年事已高,仍不放弃操劳。在院子里种上瓜果蔬菜,养着鸡、狗。劝了好多次,还是舍不得放弃那二亩薄地,春种秋收,拉上父亲不辍劳作。 
  新疆的沙漠有“三千胡杨”的说法,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也许它正像你的我的千千万万个普普通通又慈爱的母亲。谢谢你们给了大家生命,也教会了大家认识这个世界,祝我的母亲,祝天下的母亲永远幸福安康,开心快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