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电

2018-07-05 来源:交安工程分企业 编辑:刘宁宁

  迎面吹来的风湿漉漉的,就像刚刚在溪水里浣过的轻纱,使劲的话都可以拧出水来。她眯起眼睛,拂去被风吹乱的长发,下来冷气开得很足的汽车没有两分钟,就感觉腋窝里的汗水已经浸出了衣衫。她有些烦躁,即便这个海边小镇每年也总有几天难逃酷热的魔掌,就像南方的梅雨只要到了时间总是不请自来。
  抬头看了一眼自己所住的那栋楼,从上到下每个窗洞都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奇怪,难道是停电了?可椭圆形的路灯正散发着燥热的光芒,如同一只熟意毕露的橘子般丰满,引得夏夜里舞着翅膀的小虫绕着它撞来撞去。再看看周边的几栋楼,也有零星的几家灯火闪烁。“不会这么倒霉,唯独这栋楼跳了闸或者断了保险丝吧。”
  借着从树缝间漏下来的碎光,她从包里摸出钥匙。顺利插入锁孔里的钥匙却像是突然陷入昏睡,左拧,不动,右拧,也不动。她感到有细细的小虫从发间钻出,一只一只聚合起来,沿着脖颈爬到了脊背。
  抖抖肩膀,将它们赶进了棉布衬衣,手下的力量随着心情的暴躁慢慢加大。“啪”的一声,她手里的钥匙突然失去了着力点,手也猝不及防地失重般垂了下来。那把并不厚实的钥匙竟然只剩下半枚!她颓然地退后几步,仰头看着面前这个黑黢黢的楼宇,脑子里迅速检索着有住户的楼层。
  楼上的一个窗户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女人尖细的声音穿透了湿重的空气刺入耳膜:“下去捣鼓了半天,到底咋回事啊?为什么停电啊?
  女人的话音还没来得及坠地,单元门里一阵塔塔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门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看不清面庞的男人探出头,朝着四楼的窗户回了一声:“没电了,明天再说!”趁这个男人回话的空儿,她侧身从门缝里挤了进来,衣服已经湿嗒嗒地粘在了身上,心里的狂躁也是有增无减。
  进了客厅,鞋都懒得换,径直摸进了卧室躺倒在床上,脚上的细跟凉鞋被她抬脚一甩,落到了大理石瓷砖上,在静寂的夜里发出两声脆响。
  心里默念了几句“心静自然凉,心静自然凉”,闭上眼睛慢慢地感受着心跳从急速逐渐变得平稳,睁开眼时却发现靠近窗户的那个墙壁上有一个红点,映着窗外透进来的丝丝潮湿闪着狡黠的光,空调……居然处于待机状态!
  可是……从她进门就从未听到任何一丁点的响动,如果停电,那么来电时空调肯定会发出滴滴的声音;那就只能说明为在她爬楼梯的这几十秒这电毫无预兆地溜了进来;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那户人家忘了续交电费!
  至于究竟是什么原因,沐浴在习习凉风里的她,已经不想再去追究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