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折”小记

2018-07-21 来源:路面工程分企业 编辑:刘宁宁

  她这个人的智商一过正午,便像太阳从正中慢慢地西斜一样逐渐地抽离,至下班前后到达绝对值顶峰,晚餐过后才会像用嘴充气的游泳圈一般慢慢地再鼓胀起来。
  所以当熙熙用鼓励的信任的目光注视着她,让她上平衡车试试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一脚踏了上去,这可一点不像她这害怕受伤、担心疾病、处处小心快要知天命的人的状态,但是没办法,大约也只能用鬼使神差来说明,而又恰好家里的大人都在厨房里忙活,客厅只有十二岁的熙熙和两岁的远远,还有智商和他们相当的她。
  平衡车滑行了两米左右,她才突然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心里有些慌张。越是慌张,这身体好像越是缺失了平衡,她慌忙一脚踏到地上,妄图撑住前行的车子,可是右脚踏地的刹那,左脚却随着平衡车滑了出去。她的大脑出现了瞬间的空白,当意识重新恢复的时候,向来有侠义之风的左手已经先行触到了地面,而后是脑袋撞到了站在茶几边的远远肉乎乎的小屁股上,他诧异地看了倒地的她一眼,而后转回身继续专心玩他的挖掘机玩具。
  蹲坐在地上,仿佛刚从仙界跌落凡尘,有些不知所措,而心却莫名地踏实了下来,终于知道了最近的惶恐、不安、躁动的源头,那是潜意识里对于灾祸来临前的预感!
  听到动静的妹妹拿着菜铲从厨房跑过来,她尴尬地冲她摆了摆手:”不打紧,摔了一跤。”没有太大痛感,只是左手手腕热辣辣的有点发酸,之后就是眼睁睁地看着一小段老树根一般地筋扭曲地从手腕处显现出来,她慌忙跑到水管处,让清凉凉的水流过,以减轻热感,幸好随身带了筋络速通,又连续捂了几次,到了晚些时候,那一小截粗壮的蚯蚓已经隐去,手腕肿胀,不敢弯曲。
  大约是因为不太严重,但或者也许是她的痛觉神经有些木讷,反正是没影响她晚间的睡眠。第二天一早恰是周末,便想着去医院做一下检查,毕竟年龄大了,别是把骨头再弄坏了。
  年轻的医生斜着身子靠在椅子上,大约是前面的二十几个病号让他有些疲累,黝黑的脸上面无表情。
  “阿姨哪儿不舒服?”他用平缓的语气询问面前的那个老太太。“噢,膝盖上下楼哗啦啦地有点响,下楼就疼。我去省城查过了,说是退行性骨关节炎,开了些药回来,可是吃的时候不疼,一停药还是疼啊。你看看这片子。”医生接过片子,对着光亮眯起眼睛看了一下,“他说的是对的,就这样吃药就行,别停!”“哦。”老太太有些失望,而后用殷切的目光盯着医生:“你要不给我查个骨密度或者血钙?”拿着三张检查缴费单的老太太心满意足地起身离开了。紧跟在这个老太太后边的也是一个老太太,也是膝盖疼痛,也是一样的问询,一样的药方,她估摸在这个办公室待上一会儿,她都可以开门行医了!
  她终于坐到医生对面的小凳子上,仰视着他。“怎么了?”问询的语气里含着慵懒。“摔了,手腕子肿胀!”他坐直身子,捏着她的手腕,扭了两下,又捏了两下,又比对着右手看了看。“先去拍个片子看看!”
  一个小时后,她拿着片子和写着“考虑远端桡骨骨折”的诊断书再次坐在了那张小凳子上。他拿起片子看了看,又拿起诊断书,表情突然生动了起来,好像莫名地有些兴奋:“我就说嘛,左手这块比右手凸起,你看,果然有些骨折嘛!你挺幸运啊,没移位,更不需要手术。打石膏吧,一个月就好了!”
  他拿着那张片子给她看,手骨在X射线下显示出来骷髅一般的狰狞,但她好像也被医生的兴奋感染了,竟从片子里看出来几分妖娆:“我就觉得嘛,确实就是这一点!但是……为什么不疼?”后半句话被她硬生生咽了回去,不傻吗,难道还盼着疼?
  缴费打发票的过程中,心里还有些忐忑,石膏怎么打?会不会疼?会不会太热?等看到医生的助手端着一个洗脸盆拿着一块布满了小孔的天花板状的东西进来的时候,她哑然失笑。
  那个助手像个娴熟的裁缝一样,量了一下她手臂的尺寸,然后咔哧咔哧地用剪子剪了一小块天花板,又浸到热水里弯成手臂的形状,再剪出一个凹型,方便把拇指露出来,往左臂一套,严丝合缝的,再给一条带子打了个结,脖子里一挂,胳膊横起来一套,她就是一个标准的战场下来的伤兵了!
  那个医生始终饶有兴致地站在旁边,和他的助手聊着各类骨折千奇百怪的奇葩状况,而她也觉收获颇丰:见惯了医院里标准扑克牌一样的医生脸庞,今天居然看到了医生的笑脸、听到了医生的笑声,还能顺路听点奇葩事,果然经历都是财富!
  周一到了单位,引来一片诧异的关切之声,“这是怎么了?”她一律哈哈笑着回应:“童心未泯,平衡车上摔的。”有的同事便一起跟着她哈哈一笑:"以为自己还年轻啊,别不服老了,悠着点!"有的一脸的忧虑:“好好将养着吧,伤筋动骨一百天呢!”还有的一脸的庆幸:“幸好我还没给孩子买,这玩意儿挺危险。”有的则是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我上次骨折,那个医生的医术好,很快就恢复了;他家膏药也不错,舒筋活血,消肿很快……”
  有个同事善意地提醒她:“别说平衡车的事了吧,惹人笑话!”她顾左右而言他:“我写了个打油的对联,听听怎么样!上联:老妇聊发少年狂,下联:平衡车上把祸闯,横批:桡骨骨折。”
  人生无非是笑笑别人,再使别人笑笑。这“考虑远端桡骨骨折”能让她自个儿从灾祸将临的惴惴不安中淡定下来并由此萌生出“劫后余生”的窃喜,也能让每日看够了病痛的医生感受到医者的成就感,还能让同事们总结出点经验教训,岂不是功德一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