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不忘相思

2018-08-17 来源:西南工程分企业 编辑:冯强

  那一年,我二十二岁她十八岁,我刚刚从外面回来她刚高中毕业。我和她在同一家陶瓷厂上班,我压制咖啡杯粗坯,她给我压制出来的咖啡杯粘把子。那时候的我不喜欢说话,像是折断了自由的翅膀,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那时候的她很爱笑,一笑起来两只眼睛就弯成了月牙儿,嘴角上翘着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最可爱的是她的鼻子,白白的软软的,笑起来微微皱着就像一个小笼包子,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陶瓷厂的工作很累,每天重复着单调的动作,疲惫而枯燥。她那么瘦弱的女孩却从来不说累,每天早早的来帮我拿放杯坯的木板。时间一长彼此慢慢熟悉了,她喜欢问我以前的事情,总是问我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让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对这个女孩印象很好,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是善良可爱。
那一年生产任务重,每个班组放杯坯的木板都不够用,工人下班后都去窑炉上等着拾替下来的木板。我和她也去拾,大家都去了等半天也拾不到几块,后来她说她家离厂里近让我下班后去她家,等晚上窑炉上夜班的人去了再去拿。那一天下班后我去她家,家里没有人,她爸妈都还没有下班,她说:“我给你做饭吧。”我说“好啊。”我在屋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看着她在那里忙活着。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她端进来三盘菜,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一盘炒西葫芦,还有一盘黑糊糊的菜我没认出来是啥。她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给我拿来筷子和馒头说:“你尝尝好不好吃。”我拿起筷子夹起西红柿吃了一口,眉头立即皱起来了。
  “怎么了?”
  “太咸了”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
  “你尝尝这个煎鸡蛋”。
  她指着那盘黑糊糊的东西对我说。我尝了一下,苦的,煎糊了。我问她:“你以前做过饭吗?”她的样子快要哭了小声的说:“没有。”然后她指着剩下的那盘西葫芦说“你吃这个,这个应该好吃。”我夹起菜慢慢的放到嘴里,她紧张的看着我。
  “这个西葫芦好吃。”
  我笑着对她说,她一下子就高兴了,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她把西葫芦端到我面前说“好吃你把它都吃了。”我拿着一个馒头把一盘没有放盐的西葫芦吃的干干净净,从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一次西葫芦。
  在她家里等到晚上十一点多,然后就一起去厂里拿木板。当我和她出现在车间里时,工友们都惊讶的看着我和她。有人在一旁起哄的取笑我俩,她只是红着脸跟在我后面不说一句话。我看着她难为情的样子,心里想:这女孩应该是喜欢上我了。       
  那一年,压制一个咖啡杯粗坯是一分钱,粘一个把子也是一分,我和她一个月每人能开八九百块钱。开了工资我请她去博山玩。博山是个小山城,一条孝妇河从南往北穿城而过。河的两岸遍植树木,郁郁葱葱。小城的商业圈大多数集中在孝妇河两岸,几座木头搭建而成的拱桥跨在孝妇河上连接着河的两岸。我和她站在小桥上看着河水从桥下潺潺的流过,在对面的不远处是山城最大的商场,在商场最显眼的位置是一家珠宝店,店里放着浪漫的音乐,那句经典的广告语不时的从店里传出飘荡在小河的两岸: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那一年我恋爱了,我喜欢上这个比我小四岁的女孩。她是父母抱养的孩子,而且父母身体不好经常生病。从小她就很懂事,每天放学回家就帮着大人做家里和地里的活,她的善良可爱和单纯让我心动不已。她的笑声传染了我,我也变得爱笑起来。她每天像个铃铛一样跟在我身边,有一次我和她逛街正说着话一回头看不见她了,她光顾着和我说话不小心摔到路边的小沟里了,以后再上街我就牵着她的手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上街的时候她还是习惯让我牵着她的手,有时让我感到难为情。
  有一天,我以前的女朋友突然来厂里找我,我跟她说了一声就请假走了。以前的女朋友是和我一起长大的,长的很漂亮是学校里的校花。后来她爸妈调到别的城市去工作了,虽然一直有联系但离得太远了也就不了了之了。下午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一直感到心里不安早早吃完饭我就去她家找她了。她已经睡着了,眼角有泪痕好像哭过。一本日记本打开着放在她的枕头旁边,我坐在她身边伸手把日记本拿了过来。
  2000年,3月1日,雾
  今天厂里来了一个男孩和我一个班组,他不太爱说话看着好像不愿意理人。
  2000年,4月16日,阴天
  没想到他去过这么远的地方,独自一人在外面应该很难吧?可是他从不说苦,每次我问他,他总是神采飞扬的样子。我喜欢听他讲在外面时的事情,喜欢和他在一起。
  2000年,6月28日,夜
  今天他来我家了,真气人,我给他煎的鸡蛋煎糊了。还好我炒的西葫芦没糊,看着他把一大盘炒西葫芦都吃了真高兴。晚上和他去厂里拾木板,同事们都取笑我。笑就笑吧,谁让我喜欢他呢。有时候我也很生自己的气,明明在心里对自己说要矜持,不要让别人看出我喜欢他来。可是,每当他看着我微笑时,我就会不由自主的跟他走,不管去哪里,哪怕是天涯海角。
  2000年,8月2日,晴
  他太坏了,竟然亲我的鼻子,我紧张的要命,差点就要晕过去了。今天是我的生日,他请我去博山玩,我对他说我是抱养的了。
  今天我十八岁了,十八年前的今天,爸爸把我抱回了家。
  2000年,8月23日,微风
  我是他的女朋友了,我真的很高兴。每天我都在笑,看到周围的人笑,看到天上的云笑,就是自己一个人时,我也会忍不住的笑。我喜欢跟在他后面,喜欢让他牵着我的手走。有一次他没牵我的手,我在后面跟着他,眼睛只是看他了结果不小心摔进了路旁的小沟里。等他把我从小沟里拉出来衣服全脏了。打那以后每次上街他都会记着牵我的手了。
  2000年,9月25日,天晴无风
  今天中午有个女孩来找他,跟我说了一句他就走了。女孩很漂亮是他以前的女朋友吧。我一遍遍的对自己说别去想他们,别去想他们,可是自己就是没办法安下心来。他走后不久我也请假了,自己坐车去了博山。博山的人真多,没有他在身边牵我的手,我竟然把自己迷失了。
  小河的岸边停了一辆义务献血车,我走上去,看着血顺着针管从自己的身体里慢慢流出,为什么一点也感觉不到疼呢?针管抽满了,我对医生说能再抽一次吗?那位和蔼的女医生说,傻孩子献血哪有一回抽两次的。她用棉球按着我的血管问我,小姑娘你的脸怎么这么苍白,很疼吗?我站起来摇了摇头,用手指着我的胸口说,我这疼。站在热闹的街上,秋天的太阳照得我有些晕,你会怎么做呢?
  那一年,银行从社会上招工,她以全区第二名的成绩被录取了。当初反对我和她谈恋爱的亲戚朋友开始说我有眼光找了一个好女朋友。但是无论她在哪里上班,在我心里都还是那个可爱的女孩,只不过她不用再干那么累的活了,我为她高兴。上班的环境变了接触的人也不一样了,开始有人要给他先容男朋友了,不过每次她都是说自已经有男朋友了。
  那一天,晚上我和她出去玩,在回家的路上她拉着我的手看着有些不高兴,我问她:“你怎么了?”
  “妈妈今天说我了。”
  “说你什么了?”
  她看着我说:“妈妈说我是好人家的闺女,不能收拾收拾衣服就跟你走了。”
  我看着远处夜空中的星光,今晚的星光深邃如海让人神往。我伸手把她抱在怀里对她说:“大家结婚吧。”
  那一年,在我和她在认识的第五年大家结婚了,她从一个小女孩成为了我的妻子。那时候我去了别的城市工作,一个月回家一次,平时只能每天给她打电话。
  2005年冬天的一天,早上下了一场大雪。中午她给我打电话,还没说话就笑个不停。我问她有什么好事情这么高兴,她笑着小声对我说她有宝宝了。我一听高兴坏了,马上去请假回家,本来四个多小时的车程由于大雪走了八个小时才到车站。下了大巴车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周围白茫茫的一片。车站离我家还有二十多里地,都是连续上下坡的弯路,路上已经结冰了,没有车敢跑。我给她打电话时,她让我在车站的旅馆住一晚,等第二天中午出太阳了再回家。我不愿意让她等着我,我说我走回去。二十多里地我走了三个小时,在离家不远的街上我远远看见一个身影站在那里不停的张望。我跑了过去,她笑嘻嘻的看着我。我摸了摸她冻的通红的脸,牵起她的手往家走去,皎洁的月光下雪地上留下了两双脚印,一路蜿蜒前行。
  那一天,她难产,在产房里折腾了两个多小时,痛的失去了意识,一遍遍的喊着我的名字。我在产房外来回的走着,焦急的坐立不安。过了漫长的时间,终于产房里传出一阵婴儿的哭声。护士出来说是个男孩,母子平安 。家人们都高兴的相互祝贺,我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趴在产房的门上抑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那一年,已经结婚好几年了,儿子都上一年级了。生活的柴米油盐渐渐消磨了两人的恩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开始吵架。我觉得她不如以前温柔了,她觉得我没有以前对她好了。有时候为了点琐事就会吵起来。
  又有一天,我俩又吵了起来,为了什么我不记得了。只记得吵得很利害,她生气得说不过了,我说不过就不过了。她一听从抽屉里拿出结婚证,往桌上一扔说:“给你,明天就去离婚。”我当时也在气头上,“离婚就离婚,你吓唬谁。”说着拿起桌上的结婚证就撕了,撕的粉碎扔到了地上。她一看愣住了,呆呆的看着我,然后慢慢的坐到地上一片一片的捡地上的碎片。捡了一半,她靠在墙上开始流泪,没有哭声,只是眼泪不停的从眼里流出来。我开始心疼了,我站在那看着她伤心的样子鼻子忍不住一阵阵的发酸。我蹲下去像往常一样抚摸她的头发,她一下子哭了出来,紧紧抓着我的手一边哭,一边一遍一遍的说着:“你还给我,你还给我……”我不知道她让我还给她什么,是那本结婚证,还是我和她这么些年来的感情。
  哭完了,两个人开始捡地上的结婚证碎片。捡起来放到桌子上,两人又拿出透明胶带开始粘,一直忙活到凌晨三点才粘完,看着结婚证照片上的那道道撕痕两个人又默默的流起泪来。
  今年,我四十了,人还未老心已怀旧。身在ca88亚洲城娱乐千里之外的贵州工地上,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常常想起以前的事情。从和她在一起到结婚再到今天,已经18年了,儿子也十二岁了,往事像影片片段一样在脑子里闪现。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那么多年过去了有些情景却清晰如初,我始终记得当年那个小女孩拉着我的手跟在我身后的样子。
  今天,她给我打电话问我想不想她。我有些说不出口,她就一遍一遍的问,我说“我想你。”然后,她就很开心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